欢迎访问松鼠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?>?bck平台?>?原创bck平台?>?文章正文

我要把渣男还给原配,他宁死不从

时间: 2019-10-08 10:29:47 | 作者:贰瓶子 | 来源: 松鼠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19次

  把你的美好,装进我的瓶子。

  贰 瓶 子

  让我陪你很久很久

  文/明鸢

  这是续集,接昨天的头条《我和正妻头次较量,就被浇成落汤鸡》,没看过的宝宝,可以戳蓝字补课哟~

  1

  索王爷府邸大婚。

  窗外的礼炮声关不住,阎丽伏在案台,一遍遍临摹字句。

  索云留下的书信,贴着近乎透明的白纸,抄一遍,再抄一遍。

  自从知道喜讯,她已经不眠不休抄了三个晚上。

  索云写:虽非同路,殊途同归。

  针尖入骨,细细密密,无声磕到骨髓里去。

  到底——永非同路人。

  心念及此,笔迹一顿,握住笔的骨节发疼。

  阎丽抬了抬胳膊,提笔又抄下去,一笔一划。

  如今,已没有什么是她不能忍受。

  这一切,都是该受的。

  横竖不该,动了不该动的心。

  窗外礼炮早已停了,新人此刻,该是跨了火盆,过了门,端正走近那片红色的欢天喜地里。

  尽头是索云,黑发红衣,该是冠绝京城的艳丽。

  阎丽搁了笔。

  每抄一遍,心里便清楚一分,什么比翼双飞、两情相悦,不过是王侯家一句戏言。

  一片真心生脆脆摔在湖里,半点声响没有。

  春日已过,秋季将至,万叶凋零,萧萧瑟瑟万物,秋风掩不住院落火光烈烈。

  助长了火势,索性将那些成卷的书信,烧了个干干净净。

  李班的阎二娘子仍是头牌的武旦,凡出场必是座无虚席。

  着了一身烈色服装,浓重妆容,登台便唱,长袖一震,世间悲喜都化在戏词里。

  一曲终了,一曲再起,唱不完的戏,登不完的台。

  无止无尽舞下去,不知疲倦。

  过了些时日,许久不捧场的索少来了。

  照理说新婚燕尔,索少却是自己来的,并未携带家眷。

  喝的茶仍是最好的云顶雪翠,昏暗的包厢缭绕着檀香,手指藏在黑色暗纹的衣袖里,摩挲玉扳指,徐徐不缓。

  目光盯着台上那抹红色,阴鸷得吓人。

  一曲终了,跟班去请阎二娘子。

  等了估摸半柱香,人回来了:“索少,阎二娘子说请回。”

  “再请。”索云硬邦邦的两个字。

  跑腿又去请了,回来还是那句:“请回。”

  索云脸黑了大半,摘下大拇指的玉扳指,递给报信的人:“再去请。”

  索云这玉扳指从不离身,见物如见人,如今取下,便有了威慑的意思。

  软硬不吃的阎二娘子仍是那句“请回”。

  索云怒极反笑,玉扳指色泽上好,青石温润,眼底寒光一闪,扬手一掷。

  跟了十几年的物什,在地上碎得干净,清脆得好听。

  索大少拂袖而去。

  中秋团圆,月色朦胧,阖家团圆的夜。

  京城尚书家请了李家班唱大戏,事毕主人家酒酣饭饱,赏了不少好东西。

  一群人正热闹着,忽地一个清清冷冷的声音不合时宜地插进来:“今晚唱得最好就是阎二娘子。”

  索王爷去世,索云子承父业。

  如今出声的,正是颇受皇上圣眷的索云,索王爷。

  阎丽站在人群最末,因得这声,齐刷刷为她让开,连着通向索云的道。

  2

  他端坐上宾之座,一袭黑白云纹常服,衬得脸白玉般幽幽发光,一双桃花眼斜斜望来,透着一股戾气,刺在阎丽身上。

  “阎丽,来为本王斟酒。”

  四下一片鸦雀无声。

  都知阎二娘子,从不做为人斟酒,这等红尘之奴做的事。

  玉樽在索云指间转了转,杯间残余浅浅清酒,月色下泛着白光,和秋色一般叫人心凉。

  阎丽卸了妆,长发及腰,一袭绿色长裙及地,衬得人愈发清冷,高处不胜寒。

  但这点清冷,光是看着便叫数月的焦躁瞬间平和,失而复得的平静。

  索云着了魔。

  阎丽抬起长长的眼睫,视线望住台上那人。

  从前两人独处,阎丽为他斟茶倒酒,喊他,云郎,已是不可能回去了。

  “不。”

  阎丽拒绝得干脆,众人哗然。

  她生了一对泠然摄人的眼,望着便腾地生出一股想要占有的欲望。

  索云淡淡一笑,做了个手势,便有人去拉她,将她拖到索云面前,长发散在面前,遮住半张脸。

  “跪下。”索云瞥了她一眼。

  阎丽不肯跪,左右便上前狠狠制住她,几番折腾,膝弯重重挨了一下。

  咚地跪下了。

  阎丽扬起脸,毫无血色的唇,倔强的眼。

  索云不急不缓下了座位,在她面前蹲下,他捻起她的下巴,她也看着他:“索云,你当我阎丽是什么。”

  “我就当你是个东西。”

  李家戏班被投了大狱,罪名是蔑视皇家。

  阎二娘子在狱里染了恶疾,没多久就去了,真可惜了一把好嗓子。

  隆冬腊月,枝头寒梅如火光映在雪莹莹的天地,一抹艳丽。

  窗都是封死的,木条间的缝隙透出光,微尘在光里沉浮,打在地板上,只暖了方寸。

  空旷房间,只有一张床,红色纱帐,暖黄的床被,大得没有边际,寂静如死地。

  一阵悉索的开锁声,门被推开,雪白长靴走进房间,又合上门。

  “我来了。”

  走到床边,深处蜷缩着一个人,听到声音一动不动。

  索云把她从被子里捞出来:“给你带了好东西。”

  怀里的人倦倦地抬了一下眼皮。

  是一枝桃花。

  “今年的雪下得太大,压坏了许多,寻遍御花园才发现这枝,你看,好看吧?”索云像是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,笑意盈盈一双眼盛不住。

  “我们第一次见面,就是在桃树下,其实我早知道你要去,找了你半天没找着,多巧,被你砸中了,你说,这是不是命?”

  阎丽淡淡瞥了他一眼。

  “阎丽……我对你,是真的,你要如何肯信?”索云眸底一暗。

  “索云,这样真的很没意思。”阎丽蓄长的发蜿蜒至脚踝,脚腕处钢铁制的铁环,连着床头,动一下便叮当作响。

  “你打算关我多久?”阎丽闭上眼。

  “我不能决定正室是谁,但……你肯答应,我给你个干净的身份,做我的妻子。”

  “你是说,做你的妾室。”

  “在我心里,只有你是我妻子。”

  索云将她拢进怀里,用几乎可以揉碎她的力度,空落落的,什么也抓不住。

  “你不如要了我的命。”阎丽靠在他肩头,苦笑一声。

  为人妾室,终究不耻。

  何况,李家班自小长大的,那些人命。

  跟这个索云,早就没办法一笔算清。

  “忘了我罢。”她近乎哀求。

  “你以为我不想?早就,来不及了。”索云笑,尝出苦涩的味道。

  桃花树下,红色绸结,不偏不倚打在他身上。

  红衣少女眼神清澈,望进他心里,丝线缠绕,摧枯拉朽,缠绵成死结。

  于是,一切都晚了。

  3

  索王爷锁了一人在庭院深处,已有一月,除了专门负责伺候吃穿的一名婢女,没人能出入。

  除夕夜里,索云抛了哭闹的妻子,只身到院落来。

  院落几只寒梅,在簌簌的雪花里,孤傲地绽放着,幽幽花香,映着白月光,伴着唱戏声,分外凄凉。

  索云停下脚步,静静听了半晌。估摸有半年了,自从关到这里,再没听她开过嗓。

  他以为,她再不会唱了。

  “他教我收余恨、免娇嗔、且自新、改性情、休恋逝水、苦海回身、早悟兰因。”平静完整地唱完最后一句,她睁开眼。索云早开了锁,站在门边。

  月华照在他身上,笼了一层光,柔和温润的翩翩君子。

  “怎么不唱了。”

  “忘词了。”

  索云只是笑,她不肯为他唱罢了。

  阎丽的长发已拖到地上,许久不晒太阳的肤色白得凄冷。

  门是开的,阎丽却没有再看一眼,总之是逃不出去的。

  索云没来由心一软。

  “我们去赏梅。”索云微微一笑,左眼一颗泪痣妖娆。

  阎丽蜷缩在他过大的大氅里,巴掌大的脸显得十分可怜。

  梅花开在树枝上,她靠在索云身上,探着身子去摘。

  摘下来了,放在鼻尖嗅一嗅,笑了。

  索云有点恍惚,像是回到从前的日子。

  许是太高兴了,索云望着她那张脸,头脑有点发昏。

  “阎丽,你还……爱我吗?”这一声问得卑微,带了一丝丝的祈求。

  握着花枝的手瘦得只见骨头,闻声顿了一下,雪地里,梅花红得刺眼。

  “索王爷,难道没听过吗?”阎丽无声笑了笑,“戏子无情。”

  索云抱着她的手臂僵硬,仿佛没听到那句般。

  “回去吧,起风了,当心着凉。”

  阎丽在床底上方摸了半晌,摸到硬物后拿出,拢着的黑发下,一张脸苍白无力。这东西一直贴身放着,出了大狱便跟着人进了王爷府,藏在床底这么久,终于到了用的时候。

  第二天伺候的婢女接过她手里的发钗,珊瑚正红,颜色极正,在阳光下粼粼的光。

  伺候她的婢女,终于被她买通,肯送信物到将军府去了。

  阎丽扶着床尾缓缓坐下,脚腕的锁链叮叮当当。

  她闭上眼,竟忽然觉得索云,很可怜。

  不到下午,便有人包围了王爷府,领首的赫然是大将军的心腹,长枪带阵,俨然要端了索王爷老窝的气势。

  索云听到消息急匆匆赶到,还是晚了一步。

  重兵把守,中间一顶红色轿撵,阎丽裹着不知哪里来的黑色大氅,靠在软塌里。

  “将军府随意到府上拿人,未免太没规矩。”索云勉强保持笑意。

  “索王爷,有人绑架了我们的将军夫人,大将军特地命我等救援,今天谁敢拦着,便是与将军过不去。”大将军战功赫赫,颇受皇帝重用,底下人说话也跟着硬气。

  “将军夫人?”索云抓到了重点。大将军夫人生下江仿,便难产而死,将军多年未再续弦,哪里来的将军夫人?

  轿撵上的阎丽淡淡瞥了他一眼,高高在上。

  4

  “不可能!”索云瞳孔骤缩,不堪打击般往后退了几步。

  阎丽坐直了身子,松松垮垮挽起的发间一支红色珊瑚钗子,暮色夕阳下耀眼。

  索云顿时明了。江仿的礼物,阎丽向来是不屑一顾,那次却收起了那支珊瑚钗。

  那支珊瑚钗,正是将军送的礼物。

  “索王爷,移步。”护着阎丽的轿撵错过索云,往外走去。

  那年她在台上,他在台下,听她唱一曲薛丁山,述尽真情缱绻,他被一双美目迷了心智。

  后来他诛尽她亲朋,绑了她在身边,斩断所有退路,占尽上风,以为这样可以勉强换个白首。

  如今回首,她仍高高在上,哪里有过跌落泥土的狼狈?

  从未有过的恐惧,驱使索云往前走了两步,声音近乎尖利:“阎丽!”

  他喊她。

  轿撵上的人身形微动,却没回头。

  渐行渐远,一场好梦,还是散了。

  索云孤身一人站着,心跳到嗓子眼,太阳穴针扎一般阵阵钝痛,无法呼吸。

  江仿不知什么时候到的,看他魂不守舍的样子,摇头叹息:“我早提醒你,她的性子就是如此,得不到,索性一起碎个痛快。”

  索云仿佛一夜年迈。

  “当初阎丽不肯为我斟酒,被我打个半死硬是不低头,后来,是我爹开的口。”江仿语气淡淡的,“我爹说,她和我娘特别像,骨头打断,命就没了。”

  索云一口温热堵在咽喉,上不去下不来,终因这一句,一口鲜血,吐了出来。

  错,错在天命。

  将军新娶的夫人不知什么来头,据说比将军小了整整几轮。

  见过的人都说,颇似李家班去世的阎二娘子。

  年末除了将军府的喜事,最让人唏嘘的莫过于索王爷。

  索王爷正当壮年,却断断续续病了个把月,到底没有熬过这个冬季,将军府婚宴的第二天,便去了。

  可怜跟了他没多久的夫人颜玉,没个一儿半女,就守起了活寡。

  有多嘴多舌的把这事讲给将军夫人听,被江大少爷知道后,狠狠打了几十大板。

  夫人听了倒是毫无表情,只是第二日差人不知哪里寻了红豆衫佛珠戴在手腕。

  这新娶的将军夫人,年纪轻轻天天上佛堂,青灯古佛,念经打坐,看破红尘,无悲无喜。

  几番经纶,黄泉路上,不知超渡谁的孤魂?

  (本文完)

  美瓶美物:?

  认识这么久,也该给你们发福利了!

  内裤被风吹走,我向老公坦白了秘密

  老公带回的破鞋,我送人了

  闺蜜男人心机外漏,我老公慌了

  往期好文:

  公公去世半小时,妯娌拉我分他的房

  二婚的外婆去世,2夫家都不许她入祖坟

  8万8的彩礼,吓退7年男朋友

  我被原配暴打的视频,被传到了网上

  结婚三年有名无实,丈夫心里藏着我妹(上)

  丈夫来救我,却让我俩死得更快(下)

  - END -

若是当初,索云能够为了闫丽稍稍反抗一下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后来,又怎会落得这般田地?戏子哪里是无情,分明是情之一人,要么生,要么死。

  好啦,一样,不管喜不喜欢,

  来了我家,就不许走了哦~

  关注置顶?“贰瓶子”,让我陪你很久很久。

  把你的美好装进我的瓶子

  你很美,很适合点在看哦~

文章标题: 我要把渣男还给原配,他宁死不从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sslnew.com/article-95-202414-0.html
文章标签:原配??要把??不从
Top